鬼方【森许】

重度懒癌。
叶受纯食。
神经智障。
没有脑子。

鬼方和森许都可以,随便叫,欢迎调戏!

求本!!!!!!

求病客太太的新本《于故事中》!

只要价格不太high基本都OK!!!!


一般双休上线!


新的一年也要依旧喜欢修修!

PS:那啥,图糊我也没办法,真的看不清戳我私信,我发文本过去。

all叶 雾都深雪

2.


清越的声音回荡在塔的顶层,年长的神教者主席闭上眼睛,沉醉于其中,圣洁美丽的修女也被俘获,面色羞红。


少年依然虔诚的颂唱,比东方瓷器还要精致的双手合握,秀丽的下巴轻放于其上,薄薄的唇开合,从中吐露出让人心折的颂词:


“愿我诚挚的祈愿可被您聆听入耳


愿我纯粹的依恋可被您接纳入怀


我敬爱的神明


您是我的信仰


荣耀女神请您回应我的颂歌


卑微的信徒在此恳求


愿您护佑您虔诚的信者


You are my glory”






咸鱼报道:


颂词是自己编的,我知道很扯,不要pia我


依然短短!


ps:是真的荣耀女神哦!


all叶 雾都深雪

1.


飘飘呼呼的雪下了一夜,覆压着塔顶,晨间薄凉的风吹过,却丝毫影响不到明教的晨祈。


一众年少的信仰者在塔中神教者的领导下唱着颂歌,清脆,充满生的气息。


其中现在三角形队伍最前面的少年吸引力绝大多数的注意力。


纯白的祈服搭配上红色的披风,明明是一模一样的穿着,在他身上却有着不一样的感觉。


他是明教中心教塔内定的下一位继承者——叶修。







咸鱼讲话:


是的我又开新文了。

更新依然会hin慢,但是总是会更哒~


all叶 警匪

5.


黑色的皮箱被交到了张新杰手里,打开箱子,里面静静的躺着两只针管和两支试剂。


从身上白大褂的左侧口袋掏出一次性的手套,慢条斯理的带上,先取出左侧的试剂,手上用力一掰,玻璃管便被打开。


透明的液体从针管中注入到人体,不疾不徐的速度反而更让人心焦。


此时乖巧无比的叶修不做丝毫反抗,甚至还冲着张新杰笑,狡猾又撩人。


“第三天,希望你也能这么乖。”张新杰淡淡的开口,手上的动作依然有条不紊。


很快,第二支试剂也被注入了叶修体内。


“第一支是肌肉松弛剂,第二支是神经敏感剂,不用担心安全问题,你对我们,还有用。”


说完这句话,张新杰毫不留恋的离开了。


“那么各位,请回吧。”喻文州不咸不淡的下了逐客令。


按照次序,他是第一天。


临走时,黄少天冲叶修邪气了笑了笑,叶修视而不见,心中有了计较。


“第一天,开始了哦。”




咸鱼逼逼叨:


小可爱萌你萌为什么投出来的票让我无法选择!


以及,形式估计错误,下一章才能上肉。


emmmmm,下次更新在周五,会是长的。


all叶 警匪

4.


“别把说的我那么罪大恶极,背叛这种事我可做不来。”叶修直视着面前这人的双眼,极深邃的墨绿色,这是王杰希特有的标志。


“我们一直都没有同道而行。”


早在王杰希抓住锁链前就退步些许的喻文州,此时打开了暗室里的灯。


刺目的白光照在叶修的眼里,让他有些不适应,但同时叶修也借此看清了室内的情况。


一个不少啊。


所有跟叶修深夜相约过的男人一个不少。


喻文州,王杰希,黄少天,韩文清,周泽楷,张新杰,肖时钦。


“既然如此,那便无需多言了。”


“开始吧。”


王杰希放了手。


接下来要发生的,叶修无比熟悉。


每个卧底都要经历的——审讯。


黑色的小皮箱彰显着存在感,它说:


“请多关照。”




咸鱼乱讲:

不出意外的话,下章就是肉了。O(∩_∩)O~

想吃哪对?

emmmmm,仅限单cp!


all叶 警匪

3.

此时扼住叶修下颌的青年眉眼温顺,比起黑帮头头倒更像个贵族公子,而事实上,他也确实不只是个黑帮头头。


这个黑帮的势力极大,黑白两道都有人在上面罩着,这位喻公子,便是政界喻家的代表人。好好的喻家公子不当,偏偏来这个刀口舔血的地方混,心机魄力可见一般。


叶修嘲讽依旧,丝毫不将喻文州语气中的寒气放在心上,口齿清晰的说:“让您喻公子失望,在下可真是惶恐。”


微微下垂的眼角给叶修添了几分无辜,但在如今这个情形下,只剩下了浓浓的挑衅。


周围的几人依旧没有发话,其中一人走到叶修跟前,

毫不客气的拉起了叶修脖颈上项圈后的锁链。


突如其来的窒息感让叶修有些微的不适,他皱了皱眉。


“叶修,你背叛了我们。”


咸鱼小声逼逼:

依然很少。。。

我也很悲伤!


all叶 警匪

2.


身前的几人脸色阴沉,每一个叶修都十分熟悉,都是他曾经的友人。


说起来,身前的这几个,都跟他有几分露水情缘,也是奇妙,前些天还在一起温存过的,如今确是兵戎相见,要说心里没有触动,那是不可能的。


不过说起来,叶修为了这几分情缘,也曾是费了心的。一路打拼上来有了些许地位才敢去勾搭这些大佬们。


不仅要小心不能落个以色上位的名头,还要尽可能在姿态上保持平等,其中平衡相当难掌握。


但不知道是为什么,实施的总是相当顺利。


仿佛知道了面前这人在走神,掐住叶修下颌的男人不轻不淡的说了句


“叶修,你让我失望了。”


“呵,那可真是不好意思。”



咸鱼发言:

这次更得比较少啦,因为是用同学的手机码的字,不要嫌弃我15551

我会努力抽空更新的!

小天使们记得爱我!


all叶 警匪



1.


华国s市。


迷醉纵情的人们在酒吧里疯狂舞动,黑暗的环境,惑乱的灯光,滋长了不知多少阴暗罪孽。


一个男人悄无声息的从酒吧后门匆匆离开,全身都笼罩在黑衣之中,偶然被灯光晃到的侧脸,只能照出一片惨白。


他是个逃犯。


他是叶修。


身为警察,叶修在卧底黑帮的日子里可以说是非常成功的,不仅取得了一定地位,和帮中各位大佬的交情也很好。


可他还是被发现了。


正处于被追杀状态下的叶修已经有七十多个小时没和过眼了,但他必须坚持,资料还没有传给接头人,由于事发突然,在根本没有人可以信任的情况下,叶修只能自己一个人撑着。


"找到了。"叶修听见有人在他耳边说。


随即便失去了知觉。


来人搂住了叶修的腰,防止他滑倒在地,收起麻醉枪之后,将叶修打横抱起,从另一条密道离开。


当叶修再次清醒时,已经了明白自己的行动失败,双手双脚被套上了枷锁,甚至脖颈上也被安上了项圈,所有的镣铐都是里面衬有牛皮的,这是要被拷问的人的基本待遇。


下颌被人用手牢牢擒住,面前站着的几个人在四天前还曾和他一起喝酒,如今身份变换,心里有些奇妙。


"啊,各位好啊。"


咸鱼碎碎念


emmmmm,一时冲动搞了这个。

我想死_(:3」∠❀)_


【尤诺生日联文/Part3】尤诺的一天

  刚一进门就迎来了特大惊喜的尤诺有一点懵,看着满屋子的人有点不知所措。
  以为只有尽远在时之歌找他有事,所以尤诺穿的十分得家常,尤其是配上略显呆愣的表情,更加可爱。
  格洛莉娅这个古灵精怪的小朋友趁着尤诺愣住的一瞬间,动作十分迅速地拉响了礼花,其余人等纷纷效仿,尤诺没来得及躲开,满身都是五颜六色的彩纸。
  听见了一个嚣张的笑声,"哈哈哈哈哈!维鲁特你快看,他比我还惨!"是赛科尔。
  反应过来的尤诺直直的看向了尽远,一双漂亮的金色眼睛在灯光的映衬下越发璀璨,从神情来看小教授是生气了,但是从眼睛的弯曲弧度可以看出,他是在傲娇。
  尤诺很开心。
  这样想着,尽远诚恳地给小教授道歉,说他错了,下次绝对不会再骗你了。尤诺看上去很勉强地接受了道歉,小小声地说了一句话:
  "笨蛋木头,没事瞎折腾。"
  另一边赛科尔的笑声戛然而止,仿佛被命运扼住了咽喉,他看维鲁特的面部表情有些不妙,赛科尔机智地停下了作妖,心里想,今天我不跟他们一般计较。
  维鲁特怎么会不知道他在想什么,用眼神表示出回去再收拾你之后,拉着赛科尔上前祝尤诺生日快乐。
  然而赛科尔不怎么配合,说生日快乐的时候还能听的出笑意,还用挑衅的目光看着尽远。
  差点又打起来。
  索幸维鲁特拉住了赛科尔,尽远不想精心给尤诺准备的聚会出问题,于是最终,今晚十分和平。
  时之歌内一片欢乐气氛,期间格洛莉娅不出意外的喝醉了,拉着瑞亚不让她走,还要继续喝,瑞亚有些拿她没办法,管不住不让她继续喝,只能把格洛莉娅的酒拿来自己喝。
  烧烤处比较清净,埃蒙坐在那,烤肉散发出一阵阵香味,却没人敢吃。埃蒙一个人又喝酒又吃肉,没有人去陪。
  场上的小鱼干迅速地消失,科尼和弥幽在比赛,赛事一度十分激烈,很有看点。
  尤诺对于甜点十分满意,安安静静地坐在蛋糕旁边埋头苦吃,完全不担心晚上吃多了可能会发胖的问题,天生的好体质真让人羡慕。
  时不时有哪个搞怪的来跟他喝酒,小教授以茶代酒,灌翻了跟尽远拼完酒之后的赛科尔跟发酒疯的格洛莉娅。
  那一头的少爷跟殿下坐到了比较安生的地方,一个看着傻乎乎的赛科尔卖蠢,一个看着可爱的妹妹大吃特吃,倒是相处的还好。
酒也是一杯一杯的,一点没少喝。喝得有点疯了之后,这两位居然去找了埃蒙拼酒,勇气可嘉。
  因为好奇而喝了一点点酒的科尼当场睡死,餐桌底下被他霸占了不说,两条腿还伸在外面,睡得四仰八叉。当然,跟弥幽的比赛最终以弥幽的完胜告终。
  云轩作为一个大人,没有参与小一辈的狂欢,却心安理得地指使着自己的傻徒弟界海,一会要吃这个,一会要喝那个,整场下来,界海除了跑腿,吃点心,竟然在大家基本都喝醉了的地方保持着清醒。
  因为他真的喝的不多。
  只有两杯,一杯来自撒酒疯的赛科尔,另一杯来自同样撒酒疯的格洛莉娅。一堆人一直闹到了凌晨,终于在接近零点的时候想起了正事,热热闹闹地挤在生日蛋糕的旁边,卡着新一天马上要到的点,喝得基本倒地的朋友们提着精神,唱了生日快乐歌,送上祝福,又来了一场奶油大战。无一幸免的变成了新一代奶油小生。
  值得一提的是,小教授最终还是被灌了酒,脸颊红润,看样子绝对是醉了,开心又幸福地笑着,明媚,动人。
  之后云轩收拾了烂摊子,维鲁特提着烂醉如泥的赛科尔回了南国,剩下的人凡是脑子不清醒的都在时之歌睡了一晚。
  尤诺在回去之前,唰唰唰地挥笔给尽远留了张纸条。然后回到了花都,美美地躺在床上,进入了梦乡。唇角的弧度一直保持着上扬,小教授真的是很高兴呢。这是很好的一天,这是尤诺的生日。至于一开始被尽远吵醒?完全不在意了呢。
  尤诺在梦里,听到一个人在叫他,是熟悉的,日思夜想的声音。那个声音说:"生日快乐,尤诺。"
  语调平和温柔,带着最真挚的祝福。
  "哥哥。"
  无意识的呢喃出声,满是惊喜与难以置信的声音。是伊恩。
  室外花海荡漾,泛起微浪。
 
Part 2 @阿斯克尔族少族长夫人  Part4 @啥玩意儿啊:D